南京江宁交通法律咨询、交通事故案件代理、南京律师事务所『交通赔偿律师』交通法律专业律师【江苏交通律师网】,江宁交通事故律师事务所,交通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 南京江宁交通律师网系一部关于交通事故领域的专业法律网站,旨在为客户提供事故诉讼、责任认定、伤残评定、保险理赔等相关法律咨讯。黄林奎律师,2003年开始执业,从业十余年,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丰富的律师执业经验,具有良好的律师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善于与客户沟通。承办了大量交通事故理赔方面的法律事务,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掌握了大量的办案技巧,以认真、负责、敬业、求实的态度,赢得了客户的信赖与好评。
    黄律师咨询热线:13912981105
    咨询地址:南京市江宁区金箔路641号三楼江苏同安宁律师事务所(江宁区法院正对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工伤竞合 > 典型案例 > 正文

醉酒与伤害发生不具有因果关系的情形下不影响认定工伤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南京江宁交通事故律师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07-22 13:41

摘要:陶某下班后酒后驾驶摩托车与他人发生碰撞但未受伤,在等待交警处理期间,吴某驾车经过将陶某撞伤,交警认定系吴某全责,陶某无责。人社局认定陶某醉酒,不予认定工伤。法院认为陶某醉酒与其受伤无因果关系,判决撤销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裁判摘要] 

 

《工伤保险条例》将醉酒情形不予认定工伤的原因在于劳动者本身存在过错而直接或间接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即醉酒行为与事故发生之间存在着相当因果关系。如在未区分醉酒行为与事故伤害发生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将存在醉酒行为而导致事故伤害发生的所有情形一律排除在工伤范围外,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亦无助于充分保障无过错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基本案情] 

 

陶某系某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2012年3月19日21时30分左右,陶某下班后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追尾撞上前方殷某推行的自行车,后又撞到方某驾驶的二轮电动车,导致殷某倒地受伤。大约十分钟后,吴某醉酒驾驶轿车经过该事故处,将站立的陶某撞倒受伤。事故发生后,陶某被送往医院治疗,经酒精检验鉴定其血样中乙醇含量为157.7MG/100ML。区交警大队认定:陶某在造成殷某受伤的事故中负全部责任,吴某在造成陶某受伤的事故中负全部责任。后市交管局复核后维持原认定书,并认为“前一起事故发生后,陶某仍能站立、走动、打电话,证明其当时身体无大碍,而导致其后严重受伤的直接原因是吴某车辆碰撞所致。”2013年4月3日,溧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决定书认定:陶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视同)工伤。后陶某不服,要求撤销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撤销决定书,责令人社局重新作出关于陶某工伤认定的具体行政行为。2013年9月29日,人社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作出溧人社工不认字[2013]112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原告所受伤害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工伤。陶某仍然不服,再次起诉至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 

 

[法院裁判] 

 

溧水法院认为,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认为:原告在第一起交通事故发生后,能够站立、走动、打电话,其当时身体并无大碍,导致其严重受伤的直接原因是吴某驶小型轿车碰撞所致。而被告认为原告在第一起交通事故中已经受到严重伤害,第二次事故仅仅是加重伤情,但被告未能就该观点提交相关证据。应当认为,结合原告在第一次事故发生后的表现及两次交通事故的情况对比,能够合理认定原告在第一起交通事故发生后,身体并无大碍,导致原告严重受伤的直接原因是第二起交通事故。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明确规定醉酒或者吸毒的不得认定为工伤。由于醉酒是个人行为,我国相关法律禁止醉酒后从事某些行为,因此《工伤保险条例》将醉酒排除在认定工伤的范围外,由醉酒导致行为失控,引发的伤害事故不能作为工伤处理。醉酒与伤害事故之间具备因果关系是醉酒不得认定工伤的条件,如果不加区分将醉酒一律排除在工伤范围外,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的本意,也有悖于日常生活经验。本案中,原告因醉酒导致第一起交通事故发生,但原告在事故发生后身体并无大碍,原告严重受伤的直接原因是第二起交通事故,该事故由吴某负全部责任,与原告醉酒之间并无因果关系。因此,被告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属于适用法律不当。 

 

溧水法院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溧人社工不认字[2013]112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重新作出关于原告陶某工伤认定申请的具体行政行为。 

 

溧水区人社局不服一审判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对本案事实认定不清,从而错误地适用法律,所作判决有违公正。陶某在第一起负全部责任的事故中已经受伤,之所以发生第二起事故,也与第一起事故中其醉酒行为有着不可分的关联性。原审法院曲解了《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的立法含义及基本精神,该条规定已直接将醉酒情形排除在应当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情形之外,而并不区分醉酒与事故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虽将醉酒规定为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之一,但考虑到《工伤保险条例》制定目的是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其法律原则与精神核心是保障劳动者因工作原因受到人身伤害后,让没有过错责任的无辜个人获得来自社会的经济求助和精神安慰,结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的三项规定可以看出,之所以将醉酒情形不予认定工伤的原因在于劳动者本身存在过错而直接或间接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即醉酒行为与事故发生之间存在着相当因果关系。本案中,被上诉人陶某在两次交通事故中虽处于醉酒状态,但第二次交通事故的发生与被上诉人处于醉酒状态两者之间并无直接关联,并非被上诉人的本身过错所致,其醉酒行为与第二次交通事故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溧水区、南京市两级公安交通行政部门亦认定了被上诉人在第二次交通事故中不负事故责任。上诉人在未区分醉酒行为与事故伤害发生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将存在醉酒行为而导致事故伤害发生的所有情形一律排除在工伤范围外,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亦无助于充分保障无过错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其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认为被上诉人陶某发生交通事故时因处于醉酒状态故不能认定为工伤,属适用法律不当。原审法院撤销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无不当。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报送人:朱道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