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江宁交通法律咨询、交通事故案件代理、南京律师事务所『交通赔偿律师』交通法律专业律师【江苏交通律师网】,江宁交通事故律师事务所,交通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 南京江宁交通律师网系一部关于交通事故领域的专业法律网站,旨在为客户提供事故诉讼、责任认定、伤残评定、保险理赔等相关法律咨讯。黄林奎律师,2003年开始执业,从业十余年,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丰富的律师执业经验,具有良好的律师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善于与客户沟通。承办了大量交通事故理赔方面的法律事务,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掌握了大量的办案技巧,以认真、负责、敬业、求实的态度,赢得了客户的信赖与好评。
    黄律师咨询热线:13912981105
    咨询地址:南京市江宁区金箔路641号三楼江苏同安宁律师事务所(江宁区法院正对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事故诉讼 > 典型案例 > 正文

陈某诉汪某等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2017)苏01民终5230号

作者:南京中院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3-29 11:21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1民终523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住所地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108号万达广场C座16楼。
  负责人:唐继国,该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耿玉俊,男,该分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女,1977年9月16日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小燕,江苏兴玄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汪某,男,1965年2月22日生,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金龙绿洲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三牌楼大街151号。
  法定代表人:张忠军,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白鹭高速客运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建宁路1号。
  法定代表人:张晓春,该公司总经理。
  以上三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红兵,南京白鹭高速客运股份有限公司安全员。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住所地南京市玄武区龙蟠中路69号。
  负责人:娄伟民,该分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某、汪某、南京金龙绿洲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公司)、南京白鹭高速客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鹭公司)、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南京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2016)苏0116民初53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陈某的精神抚慰金认定缺乏依据.陈某在6月8日入院时经B超检查可见胚芽及心管搏动,说明事故并未对胎儿造成直接影响。并且,稽留流产可由多种病因导致,包括但不限于染色体因素、感染因素等,且陈某曾有流产史,这些对胚胎均会有影响。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何种原因致陈某稽留流产,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承担25000元精神抚慰金过高。
  被上诉人陈某辩称,一审庭审过程中,上诉人对因交通事故造成被上诉人流产的事实是认可的,仅辩称因被上诉人未构成伤残,故不予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被上诉人在已怀孕3个月,胎儿稳定的情况下,因交通事故导致胎儿终止妊娠,不得已进行清宫手术。被上诉人已经40岁,再次怀孕已十分困难,此次事故对受害人的身体,尤其是精神方面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创伤。法院判决赔偿被上诉人25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事实及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汪某、金龙公司、白鹭公司辩称,一审判决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人保南京分公司未应诉答辩。
  2016年8月,陈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汪某、金龙公司、白鹭公司、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人保南京分公司赔偿其医疗费1518.39元、急救费138元、生活用品费用48元、误工费9020元、护理费5200元、营养费164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交通费700元,共计48704.39元。
  一审法院查明,2016年6月8日8时31分,汪某驾驶车牌号为苏AH7038的大型客车,沿龙华路行驶至六合区龙池街道龙华路浦六路路口时,与陈某骑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事故。事故致陈某受伤,双方车辆损坏。本起事故经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龙池中队认定,汪某负全部责任,陈某无责任。
  陈某伤后即至南京市六合区人民医院诊治,经诊断为:1、左小腿软组织挫伤,2、早孕。孕周为13周,6月8日入院时经B超检查可见胚芽及心管搏动,6月14日、15日、21日和23日分别经B超检查均未见心管博动,经妇科会诊后考虑稽留流产,并于当月26日行刮宫术,6月30日出院。为治疗花费医疗费7473.56元。住院期间请护工护理产生一定护理费。事发前,陈某在南京广汇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从事服务工作,事故发生前,陈某月平均工资约2200余元,因伤休息,该公司在2016年7月、8月分别向陈某发放工资934.06元。
  另查明,事发时,陈某年龄为39岁,其于事发前一天在社区医院建立江苏省孕产妇保健手册,并进行首次产前检查,本次怀孕为其第三次怀孕,前两次怀孕,经阴道分娩一次,流产一次(2016年3月)。
  还查明,汪某所驾苏AH7038大型客车系金龙公司所有,白鹭公司租用该车辆用于经营,汪某系白鹭公司雇佣的驾驶员,事发时汪某正在从事雇佣活动。金龙公司为该车辆在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处投保交强险,白鹭公司为该车辆在人保南京分公司处投保了保额为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造成原告的电动车损坏,产生施救费100元、电动车维修费800元。事发后,白鹭公司垫付了医疗费6539.43元、护理费2760元、施救费100元、电动车维修费800元,合计10199.43元,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陈某陈述,其与现任丈夫均为二婚重组家庭,各自分别与前任伴侣育有一名子女,子女均是由前任伴侣抚养,陈某与现任丈夫在2015年10月结婚后一直希望生育子女,2016年3月怀孕后因陈某不知情,用错药导致流产,后本次事故发生时再度怀孕达三月,而此次事故造成自己身体伤害,但考虑怀孕不能用药,遂忍痛在未打麻药情况下对左小腿部损伤进行清创缝合,但仍未保住胎儿,本次事故直接导致怀孕月余的胎儿妊娠终止,不得不进行清宫手术,陈某的精神受到巨大创伤,对未来的生活也产生负面影响,事发后至今其一直无法怀孕,而其已达40岁,再度顺利怀孕十分困难。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庭审中,各方对交警认定的事故责任均无异议,法院对交警认定汪某负全部责任,陈某无责任予以确认。因汪某是白鹭公司雇佣的驾驶员,事发时汪某正在从事雇佣活动,白鹭公司应对陈某的人身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由于肇事车辆在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人保南京分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并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根据法律规定,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应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向陈某进行赔偿,超出交强险的部分由各方根据事故责任比例确定赔偿数额。
  对于陈某的各项损失,其中:医疗费认可7473.5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认可440元,营养费酌情认可1000元,护理费认可4000元,误工费根据其伤情及实际误工情况,酌情认可2600元,交通费,酌情认可400元,施救费认可100元,车辆维修费认可800元。对于陈某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辩称因其未构成伤残故不应赔偿,对此,虽本次交通事故未造成陈某身体伤残,但直接导致其怀孕月余的胎儿因此终止妊娠,并进行了清宫手术,对于一位年龄已近40周岁准备成为母亲的女性而言,该伤害不仅使其遭受了外科手术所致的身体上的痛苦,更带来了对未来生育的不利因素及家庭等各方的压力,该伤害对于陈某未来的生活也必将产生负面的影响,故案涉事故对陈某的精神伤害较大,对其精神损害抚慰金,法院酌情认定25000元。以上损失合计41813.56元,应由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在交强险项下赔偿,因白鹭公司垫付10199.43元,故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应赔偿陈某31614.13元、返还白鹭公司10199.43元。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要求扣除非医保用药,但未举证非医保用药范围及相应的替代药品,故法院对其该项辩称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陈某31614.13元;二、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南京白鹭高速客运股份有限公司10199.43元;三、驳回陈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00元,由南京白鹭高速客运股份有限公司负担(此款陈某已垫付,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返还南京白鹭高速客运股份有限公司的款项中扣除此款返还原告)。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上述事实,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行驶证、保单、医疗费发票、检查报告单、门诊病历、出院记录、费用明细清单、江苏省孕产妇保健手册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按照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予以认定。本案中,汪某驾驶机动车与骑行电动自行车的陈某发生碰撞,事故当天陈某B超检查,囊内见胚芽及心管博动,而数天后,陈某经彩超检查,囊内见胚芽,未见心管博动,一审中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认可本次事故造成陈某流产,现又主张没有证据证明事故与陈某流产有因果关系,但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或医学方面专业依据,对其该项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信。陈某系再婚重组家庭,高龄产妇,因本次交通事故致终止妊娠,精神、身体上遭受极大痛苦,亦对本人健康产生隐患,对婚姻家庭造成不利影响。虽然陈某本人未构成伤残,但根据本案的实体情况,一审法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25000元并无不当。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的上诉意见,本院亦不采信。
  综上,上诉人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由上诉人平安保险江苏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剑飞
审  判  员    左自才
审  判  员    王长春

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苏  娟